中华写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4|回复: 0

风流诗人谁最强,请到唐朝找杜郎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1

帖子

29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8
发表于 2017-2-21 19: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爱写网改版而来的【鹏程夜话】今天正式上线,每天晚上10点10分定时推送的轻松故事,希望能给您带来愉悦的心情,甜甜进入梦乡,做一个活色生香的美梦。

提起诗人,第一个蹦出的词就是风流倜傥。他们虽然长得参差不齐,但无一例外都有一颗敏感的心灵和妙笔生花的笔。在唐代,要出名,“武作侠客,文作嫖客”才能风流百代,当然前提是武者武功卓绝,文者文华盖世。前者如尉迟敬德,勇冠三军,“马上三夺槊”;后者如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咱先看看被称为“小杜”的杜牧长什么样?

上照片。
11.jpg

远看,杜郎长得还算一表人才,有点风流诗人的意思。杜郎虽然可以靠颜值吃饭,但人家硬是在写诗方面闯出了一番成就。能够在万千花丛中左拥右抱,也就顺理成章了。

杜牧26岁就中了进士,可升官不快,30出头了,还只在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就是后来被扯进“牛李党争”的牛政客)的幕府当个小官,上班地点在扬州。

当时有“一扬二益”的说法,这“扬”指的就是扬州,除了首都长安,扬州是全国最繁华的都市。那时扬州是著名的红灯区,一到晚上,全域的歌楼夜总会有上万灯笼打出来,“九里三十步,街中珠翠填咽,邈如仙境”(于邺《扬州梦记》)。

杜牧是单身汉,每天下班后就爱往其里钻,如鱼得水,夜生活搞得丰富多彩,等到杜牧任满离开扬州的时候,牛僧孺提醒了一句:你还是应该注意点身体啊。杜牧马上抵赖说“某幸常自检守,不至贻尊忧耳”——说自己还是很注意为官形象的。

牛僧孺笑笑,让人拿来一大堆暗访记录,杜牧一看,都是牛总派当差夜里跟踪记录的报告,上书“某年某月某晚,宿某家,平安无事”等等,杜牧大窘,羞得连忙磕头。多年后老领导牛僧孺离世,杜牧亲自捉刀墓志铭,比给自己的墓志铭写得还好,以表知遇之恩。

后来杜牧回忆在扬州有当差护航逛妓院的日子,写下了著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虽然他在扬州过得肾亏脚软,但写出了不少关于扬州的经典诗篇,以至于后人一提起小杜,就想起扬州。


离开扬州后,杜牧贪色的毛病没改,当时洛阳的父母官李愿李尚书常举行豪华家庭宴会。有这种高规格的私人聚会,好出风头的诗界巨星杜牧当然也是跃跃欲试。酒过三巡,风流倜傥的小杜垂涎主人的家姬崔紫云的美貌和才华,便大胆地向主人索要(唐朝有向名士赠送家妓笼络感情的做法),说倘若能相送便万事皆足。当时的宾客都被小杜的这一要求逗乐了,也只有杜牧这种名满天下的旷世奇才才会这么直接,看着小杜色迷迷的样子,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看到大家哄堂大笑,杜牧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脸红得厉害,可能知道自己夺人所爱也太过鲁莽造次了,连忙口占一首道歉诗:"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召分司御史来。忽发狂言惊满座,三重粉面一时回。"吟罢当即辞别,准备上马而去,不想在此丢脸了。

李尚书见小杜在大庭广众下求赐美女,可见心诚,如果硬生生拒绝他,大家面子上也过不去,反正李府也不缺美女,又何必为此伤和气呢?旋即就把紫云送给了他。

关于杜牧抢领导女人的新闻,最早见于他高中进士后去江南履新之时。他的确是有"前科"的,不过那次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算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抢劫未遂"。

那是大和二年,杜牧中进士才几个月,就凭自己的超强实力连过几个公选干部岗位考试,顺利成为时任江西观察使的沈传师的马仔,小杜当时的官职是江西团练巡官,也由此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幕府秘书生涯。

杜牧有一首诗叫做《张好好诗》,诗人在序中就讲了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讲得很感伤。张好好就是小杜曾经馋涎欲滴想要抢夺的绝色歌姬,小杜在诗中形容张好好的容貌姣好,说张小姐"翠茁凤生尾,丹叶莲含跗"。可惜的是,此女子是自己的直接领导沈传师用重金聘娶的小妾,这次主人没有出让的意思,沈传师调到宣城还让她一同前往,不离不弃的样子。小杜只好知难而退,因为沈家与杜家为世交,小杜和沈氏兄弟也十分要好,现在又在别人的屋檐下觅食,当然不好夺人所爱,只能临渊羡鱼隔山空好音。

大和九年,小杜任东都监察御史,在洛阳和自己心中曾经的女神如今张好好不期而遇,可惜此时人老珠黄的张好好早已被主人秋扇见弃,当年风姿绰约的女神却沦为"当垆卖酒女","洛城重相见,绰绰为当垆"。以这样的方式和曾经心仪的女神重逢,真是造化弄人,一切时也命也,于是诗人感慨万分地写下了一首五言长篇《张好好诗》,飘逸哀伤笔走龙蛇,还为此赢得了书法家的美名。

在这样的地方,小杜欠下一屁股风流债,可谓是"落霞与春情齐飞,秋水共风骚一色",文人本色是也。正所谓世事无常,繁华落尽烟花泯灭是冷寂,留下的只是一声叹息。

这不是杜牧第一次情场失意了。一次他到湖州散心,湖州刺史顺便拍马,把附近的歌妓舞姬都召来让他做专业鉴定。杜牧嫌不过瘾,提出在湖边办一次大型“50进20”的选秀活动,这样他就可以挑一挑全城的美女。

刺史够兄弟,真的照办,但是杜牧眼睛太毒,看了一整天,竞选不出个“最上镜小姐”。眼看要散场,一名妇女领着一个10来岁的小姑娘上台,杜牧按照“美女标准”仔细打分,盯着小姑娘钻研了好久,大为满意。

他当场跟母女说:10年内我会来这里做刺史,要是10年不来,就请另嫁,然后重金下了聘礼,满意地走人。不料事情不顺,杜牧折腾了14年才混上湖州刺史,到任一看,当年的小姑娘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因为有10年保鲜的约定,杜牧愿赌服输,只能又用老办法解决——写情诗,一首《叹花》情切切:“自恨寻芳到已迟,不须惆怅怨芳时。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阴子满枝。”这倒不是杜牧专情,大概只是想多个妾而已。

当然,杜牧能够恣意纵横花丛,靠的绝不只是脸和官位,腹有诗书气自华,才是杜郎荣登最风流诗人宝座的最大原因。
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欢迎大家在留言区评论,也欢迎大家转发点赞,明天会带来《“扒灰”的典故竟然出自他?》,敬请期待。

如果您也爱好阅读和写作,推荐登录爱写网论坛(bbs.5aixie.com),精彩内容一定会让你大饱眼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中华写作论坛 ( 津ICP备16000197号

GMT+8, 2018-7-23 19:33 , Processed in 0.185023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