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写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回复: 0

面对太平公主的引诱,王维真的坐怀不乱吗?

[复制链接]

66

主题

71

帖子

29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8
发表于 2017-2-23 23: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两期推送的苏轼、杜牧的故事也许颠覆大家的三观(精彩故事可以直接点击查看历史消息),但是并不代表文人们只有风流,没有风骨,今天我们来看看面对太平公主的引诱,王维是如何应对的!

一次傍晚,太平公主在后花厅设宴,单请王维。

王维对太平公主的风流韵事早有所闻,但他成竹在胸。席间,与太平公主饮宴谈笑,极有分寸。对太平公主的挑逗、引诱,不是装着不懂,便是借故闪开,顾左右而言它。太平公主见了,没想到这世界上竟有在权势、女色面前不为所动的人。她想,也许是自己年纪大了。但张昌宗比母后小四十几岁,崔湜不是比我也小很多吗?

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越是想得到。面对一个如此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美貌男子,她绝不放过。王维不是诗人吗?诗人总是多情的,诗人的情还是要用诗才能打动。她便问他的诗。

“你的情诗写得最动人,在那么多的情诗中,你最满意的是哪一首?”

“比较而言,那首《息夫人》自觉写得还不错。”

“有一次,我们在宁王李宪府上聚会,他给我们讲他的故事:他看上一个烧饼师傅的美丽妻子,弄到手后十分宠爱她,可是她终日闷闷不乐。一年多以后,他问她:‘你还想你的烧饼大郎吗?’她仍然闷不作声,一连问几次都这样。他便把那个烧饼师傅召来。她见了,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宁王讲完后,对我们说:‘你们都是诗人,请就此赋诗一首,如何?’我便写道:

莫以今日宠,忘却旧时恩。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宫。

写毕,我为诗标题为《息夫人》。”


“息夫人?这与息夫人何干?”太平公主问。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王维说,“春秋时,息侯夫人美貌无比。楚文王灭息后,将她占为己有,带回楚国。可她一直不说话。楚文王问她:‘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息夫人摇头泣道:‘像我这样,又有什么说的呢?’”



太平赞不绝口说:“构思太巧妙了。两个女人都以沉默的方式表示不忘旧情。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夸奖的话刚讲罢,太平公主觉得不对,王维讲这两个故事似有所指,不觉脸也红了。但她并不灰心,便接着问道:“王学士是否也有旧情?”

王维回答道:“王维来京前,与同村易氏女有约,她非我不嫁,我非她不娶……”

太平公主见用诗打不动他,便又生一计,说道:

“听说王学士是丹青妙手,我的画室里面藏有许多珍贵字画,一则请你去鉴赏,再则也请你留下墨宝。”

太平公主引王维去她的书画珍藏室。这是一个大院落,门口写着“曲江画楼”四个大字。正厅一溜三间,两边厢房是画室和卧室。院内绿树荫荫,花香阵阵。

打开第一道门,里面全是历代名画,有顾恺之的《女史箴》,戴达的山水,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卷,吴道子的佛道画……看得王维眼花缭乱,叹为观止。第二道、第三道门内,都是珍奇字画,还有雕塑、古玩、玉器等。


太平公主拉着王维的衣袖进了第四个门,里面全是春宫图。王维专注地看挂在墙上的画;太平公主却专注地看着王维。然而王维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在那些裸体男女面前心乱神迷不能自持。他慢条斯理地一一浏览,就像欣赏佛道画,山水画,仕女图一样从容自然,脸上看不出一丝邪念。太平公主见他那认真严肃凛然不可犯的神情,不觉有了几分肃然起敬。霎时,她觉得自己也变得崇高起来。

走进厢房画室,墙上挂满当代著名和不著名画家的作品,其中也包括太平公主的。

太平公主亲自从柜子里取出一卷画纸,铺在宽大的画桌上,请王维作画。

笔、墨都是现成的,王维提起了笔。

当他正准备落笔时,却停下了,发现那画纸洁白如玉,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的纸,忍不住提起来对着光细看。

“这纸是特制的,”太平公主解释说,“里面有一层细丝隐约可见,可以保存千年不破不碎;纸色白中透蓝,柔润无比,吸墨性能极好。是真正的‘蔡侯纸’。只可惜此技艺已失传。这已是最后的一卷了。”
王维听了,把提起的笔放下说道:

“听公主殿下这么一说,这纸如此贵重,让我这个无名之辈糟踏了岂不可惜?请留给配用它的高手画吧。”

“王学士何必自谦,你的画,你的诗,堪称双绝,请动笔。”
王维犹豫再三,说道:

“公主殿下,容学生细细构思后再画,以免辱没了它。”

“那好,今天你也累了,歇息一晚,明日再画不迟。”

当晚,安排他在曲江画楼卧室休息。而长安公主哪里睡得着......

王维跌跌撞撞跑了一个清早,现在正坐在歧王李隆范府上客厅的椅子上喘气。歧王还未起床,他要等他起来讨个主意。

他很后悔,不就为那个状元吗,怎么自己竟那么下贱?递行卷走门子,献媚讨好套近乎,还化装成下人去公主府献殷勤。他对她的每句话,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懂。只要眼睛一闭,随了,什么好处都会滚滚而来。而他实在也险些被她征服。她长得媚态横生,快五十了,还那么流光溢彩,扰人心扉,令人难以自恃。可是,他知道人们是怎么骂张昌宗、骂崔湜,骂崔涤,骂……。他也骂过他们。但一经接触,她的风度,她的魅力,她的威仪,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他陷于极度矛盾之中。他害怕明天,明天如果见到她,甚至不要她暗示,自己就会主动投入她的怀抱……于是他选择了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中华写作论坛 ( 津ICP备16000197号

GMT+8, 2018-7-23 19:33 , Processed in 0.180122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