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写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回复: 0

曹文轩:在鲁迅文学院60周年校庆座谈会上的发言

[复制链接]

768

主题

813

帖子

263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32
QQ
发表于 2018-4-20 21: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曹文轩:在鲁迅文学院60周年校庆座谈会上的发言
2011年01月   曹文轩
  今天我很高兴应邀来参加鲁迅文学院成立六十周年纪念大会。作为鲁迅文学院多年的客座教授,对这一庆典我深感喜悦。在此,首先送上我真挚的祝贺。

  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中,没有一个文学机构像鲁迅文学院(它的前身是文学讲习所)一样肩负着社会主义文学建设的重任。鲁迅文学院作为实施文学教育的常设机构,不仅见证了文学在当代中国社会中的风云激荡,更是以重要身份参与了国家的文学规划,对培养广大的文学工作者与推动社会主义国家的文学建设提供强力保障。

  鲁迅文学院给正在成长过程中的一批又一批作家提供了短暂的休整时光。

  在这段时光里,作家们可以暂时与风起云涌、甚嚣尘上的社会生活、日常生活拉开距离,以在一方天地静心宁神,重温一段校园心境,感受一下学院气氛。鲁迅文学院除了能在理性上给予作家们一种结实而恒久的力量,让理性之光照亮自身的生活矿藏,激发出必要的艺术感觉之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价值:它酿造了一个作家在从事创作时所必要的冷静氛围。纳博科夫在谈到大学与作家的关系时,非常在意一种气息——学府气息。他认为当代作家非常需要得到这种气息。因为,它可以帮助作家获得一种良好的创作心态。这种肃穆而纯净的气息,将有助于作家洗涤在生活的滚滚洪流中所滋生的浮躁气息,将会使作家获得一种与生活拉开的反倒有助于作家分析生活、领会生活的必要距离。这里所特有的氛围,会起一种净化作用,从而使这些气息得到去除。记得当年鲁迅文学院一度时期将一大批作家转入北京大学时,作为班主任的我,对作家们说:高楼深院将给予你们的最宝贵的东西也许并不是知识,而是一种氛围。鲁迅文学院作为专门为青年作家进修设置的基地,在这一点上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鲁迅文学院为学员们提供了出道和发达的机会。

  面对面的交流,在最浅层的意义上,可以探讨写作经验,倾诉写作困境,但还有更重要的,那便是在互相凝视中生发友谊,缔结纽带,形成一种整体性的力量。这是文学的黄埔军校。它协助学员与文坛之间建立了一种长效联系。一些学员在进入鲁迅文学院之前就已经与文坛有了亲密接触,但也很多学员,都是从进入鲁迅文学院之后,才开始自觉地规定自己的写作方向,开始与更广阔的“文学圈”发生关联。鲁迅文学院将学员推向文坛的一系列措施产生了积极有效的结果。进入鲁迅文学院无疑是一个作家一生中的重要的契机,而真正对“提携”自己起到重大意义的,是鲁迅文学院直接、间接地为学员们提供了来自文学生产机构的资源。鲁迅文学院最大的历史功绩在于培养了一大批后来成为文坛中坚力量的文学工作者,为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的建设与繁荣提供了强大的教育支撑。在新时期的文学生产中,鲁迅文学院只是其中的一个单位,但是它所体现出来的社会主义文学体制的特殊性,对我们研究新时期文学教育与文学生产,具有典型意义。

  作为客座教授,一名当代文学研究者,鲁迅文学院也为我提供了观察最富活力的文学现场的机会,这是我需要感激的。今天是鲁迅文学院成立六十周年,许多美好值得纪念,许多经验值得总结,许多祝贺需要表达,许多辉煌值得期待。而我,由于职业的关系,还是想就此机会,和诸位交流一下对文学本身的看法——这也是我们今天集聚一堂的最终目的。

  中国文学,究竟需要思考一些什么重要问题?在整个世界文学的格局中,我们究竟处在何种位置上?我们究竟采用何种文学标准?这个世界上有那样一种普适的标准吗?这些标准是谁建立起来的又是怎样被建立起来的呢?它是先天的还是一种后天的理念装置?是客观的还是建构起来的意识形态?

  我们这些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始终处在极度的焦虑中。

  我们的焦虑主要来之于我们在世界文学格局中被他者所认可的位置——一个很低的位置,甚至没有位置。我们自己甚至也是这样来确定自己的位置的。我们更多地看到了他者——他者的辉煌和荣耀。我们毫不犹豫地就将他者所确定的标准看成了无需证明的公理。其实,他者的标准在他者那里也是朝三暮四、朝令夕改的。今天的文学标准还是昨天的文学标准吗?西方的激进主义——用布鲁姆的话说,那些“憎恨学派”们要干的一件事就是让“已死的欧洲白人男性”立即退场。在西方人眼里,所谓文学史也就是欧洲文学史,而欧洲文学史又是谁写就的呢?男人。这些男人,又是清一色的白色人种。他们包括莎士比亚、但丁、歌德、托尔斯泰等一长串名单。这些男人们都已统统死去。他们代表着历史,是西方的文学道统。让“已死的欧洲白人男性”立即退场,这就等于彻底地否定了历史,也就否定了从前的文学标准。

  我们来问一个问题:如果将那两个日本人——川端康成与大江健三郎,生活的年代颠倒一下,大江在川端时代写大江式的作品,而川端在大江的时代写川端式的作品,他们还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吗?

  回答几乎是肯定的:不会。

  因为到了大江时代,当年被川端视作命根子的美,被彻底否决并被无情抛弃了。

  可见,那些总是乐于为整个人类制定标准的西方人,其实自己也没有恪守一个与日月同在的黄金标准。那么,我们为什么又要无怨无悔地将自己锁定在由他们制定的的标准上呢?

  中国先人们在数百年数千年间建立起来的标准,为什么就不能也成为标准呢?

  西方文学在经过各路“憎恨学派”对古典形态的文学的不遗余力的贬损与围剿之后,现在的文学标准,也就只剩下一个:深刻——无节制的思想深刻。这既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奖委员会的标准,也是掌握话语权的专家学者们的标准。这个标准,成为不证自明的标准,并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文学朝圣者,气势非常壮观。可是,中国自己在数千年中建立起来的文学标准里有“深刻”这一条吗?没有。尽管在中国文学中一样具有无与伦比的深刻。就中国而言,它在谈论一首诗、一篇文章或一部小说时,用的是另样的标准,另样的范畴:雅、雅兴、趣、雅趣、情、情趣、情调、性情、智慧、境界、意境、格、格调、滋味、妙、微妙……。说的是“诗无达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之类的艺术门道,说的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之类的审美境界。

  有谁令人信服地向世人证明过我之“意境”就一定比你之“深刻”在价值上来得低下呢?没有任何人做过任何证明。怕是我能抵达你的“深刻”而你却无法抵达我的“意境”吧?

  我是一个承认文学是有规律可循的人,是一个承认文学标准并顽固地坚持标准的人。我始终认为文学是有恒定不变的基本面的。但这个规律、标准、基本面,是我切身体会到的,他既存在于西方也存在于中国,既存在于昨天也存在于今天。我认为的文学,就是那样一种形态,是千古不变的,是早存在在那儿的。我承认,文学的标准是无需我们再去重新建立的,它已经建立了,在文学史的经验里,在我们的生命里,它甚至已经包含在我们的常识里。走近文学,创造文学,是需要这些道理,这些常识的。

  文学何为?在于净化灵魂,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这良好的人性基础,我想至少有这样几个维度。一、道义。人类社会的正常运转,必有道义的原则,必有道义的支持。而文学却就具有培养人之道义的得天独厚的功能——当初文学作为一种精神形式,之所以被人类选择,就是因为人们发现它能有利于人性的改造和净化。文学从开始到现在,对人性的改造和净化,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作用。二、审美。今日之人类与昔日之人类相比,其一大区别就在于今日之人类有了一种叫做“情调”的元素。而在情调养成中间,文学有头等功劳。人类有情调,使人类超越了一般动物,而成为高贵的物种。文学似乎比其它任何精神形式都更有力量帮助人类养成情调。情调当属美学范畴。我的看法一贯如此:美的力量绝不亚于思想的力量。三、情感。文学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始终将自己交给了一个核心单词:感动。悲悯精神与悲悯情怀,是文学的基本精神和基本情怀。当简·爱得知一切,重回双目失明、一无所有的罗切斯特身边时,我们体会到了悲悯。当沈从文的《边城》中爷爷去世,只翠翠一个小人儿守着一片孤独时,我们体会到了悲悯。文学没有理由否认情感在社会发展意义上的重要价值。

  真正能长久的作品,我相信,是需要时间和心血来写就的。尼采说过一句话,让我深为感动。他说,“一切作品中,吾最爱以血书者”。曹雪芹也说过类似的话,“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在座诸位,不乏已经知名或者正在名声鹊起的青年作家或是评论家。但是,我们都需要共勉并一直保持清醒的是,写作在终极意义上,是为自己的生命而书写。

这让我想到了昨天参加的一个聚会,席上有学生带着她两岁的孩子来,小男孩见人就说“恭喜发财”,大家笑了,他受到鼓励,于是继续说。大家不理他了,聊着工作、论文写作等深奥的话题。但那个小家伙却依然在那里眉开眼笑地跟唱歌一样接连不断的说着“恭喜发财”。然后孩子妈妈告诉我们,这句话他是跟家里的八哥学的。我觉得这个就很有意思了。大人们教给八哥“恭喜发财”,而我们这个可爱的小诗人,没有关注这句话本身的社交意义,他将其当做了一首只有一句话四个字的诗,伴着咯咯的笑声,像是古老的《诗经》作者那样一唱三叹反复吟咏,并在其间觉到了莫大的快乐。我很欣赏这种态度。也同样地希望鲁迅文学院热爱文学的诸位,能在“恭喜发财”之外找到接近文学的真正乐趣。

https://user.qzone.qq.com/282548717/爱写作,找鹏程。报名联系QQ282548717,微信1365983569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中华写作论坛 ( 津ICP备16000197号

GMT+8, 2018-8-16 10:48 , Processed in 0.16900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