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写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回复: 0

董立勃谈小说创作

[复制链接]

761

主题

806

帖子

260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07
QQ
发表于 2018-4-21 16: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董立勃谈小说创作
按:
  这是董立勃在新疆作家网举办的编剧学习班上的漫谈。虽说是漫谈,却系统地讲述了小说创作的规律以及他在小说创作中的体会和经验。相信,对于正在进行小说创作或是准备走小说创作之路的作者来说,读此一漫谈后,定会有一定的收获。


  新疆的小说近几年可以说是进步了,但和其他一些省份相比,还是有差距,就是与云南、甘肃、青海等这些边远省份相比,还处在比较弱的位置。这就是新疆小说的一个现状。
  新疆作家网在采访我时,让我说出目前新疆能数得上、具有潜力并且在不断发表小说作品的作家名单,包括自治区、兵团、军区全部算上,也就二十来位。这是新疆小说目前创作的现状。我感觉新疆小说还需要努力,还需要发奋图强,还需要更多作者投入到小说的创作中来,真正形成新疆小说作家的群体。靠一两个人很难撑起新疆小说的天空!文学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虽然新疆面临的困难很多,但我对新疆小说创作的发展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
  什么是小说?在我的创作过程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也是许多小说作者很困惑的问题。我们经常可以读到一些这样的作品,故事、人物、情节、语言、细节等要素都有,文字也很不错,但看完之后,感觉它不是一部小说。为什么呢?从表面上看,它作为小说应具有的要素都有了,但是缺少了需要人们能感受感觉到的东西。
  我们都在说小说中得有故事,什么样的故事才是小说?像《故事会》中的许多作品为什么只是故事而不是小说?我认为小说也讲故事,但它的故事相对讲,要稍稍复杂一些,它复杂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在故事的表层的意思之下,还有更深一层次的意义,是要凭感觉去感受到的、或是感受到让人说不出来意境的东西在里面,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故事,并不只是故事情节复杂,而是表达出来的意思、意义是多层的,多方向的,能更多角度去理解,一个故事所呈现的内容非常清晰明白,道理很明确,浅显易懂,不能给人更多的思考;不能在人们的内心中有所反映;不能在情绪中产生波澜,我认为这样简单的故事不能称为小说。好的小说是很吸引人的,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可以让人一口说出来,同时还有些东西让人感受到但说不出来,这就是小说。
  故事是小说创作的重要元素,小说没有故事几乎是不可能的,有了故事也不是什么都是可能的。曾经有这样一种观点:写故事的小说是低级小说,真正的高级的小说,是不写故事的。我的理解是现在小说创作,没必要走其他的路,就是讲好故事,这是一个正路,是一条宽广的路,如果说小说创作有捷径,那么讲好故事就是捷径。
  什么样的故事才能构成小说?比如《狼来了》、《农夫和蛇》这样的故事为什么不能构成小说,这个故事流传范围很广,生命力很强,很有教育意义,但它所要传递的思想很简单,小孩子都能理解,也就是说这个故事缺乏了小说应具有的复杂性,一个故事包含的内容太简单,不是指故事情节简单或复杂,而是故事中蕴涵的思想太简单,就不能构成小说。
  小说是凭借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创造的文学作品,不要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一些素材,或从你的生活中间拼凑一些材料构成一部小说,这是不大可能的,很多东西是要靠自己的想象去把它完成的,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文学是由想象力决定的。有些人说自己的经历太简单,写不出来小说,可以说有这种思想的人还不懂小说,甚至是一种借口,经历和小说并没有太大关系。
  小说一定是有几层意思在里面,除了表层的意思外,还有第二层、第三层等,不同的读者会读到不同层次小说所蕴涵的意思,如果说作者创作的小说一层层蕴涵的思想越丰富,层次越多,那么就可以说是一篇优秀的好小说。
  小说叙述是很重要的,小说叙述方式的改变会使小说发生本质性的改变。我的小说创作经验可以说就是叙述方式的改变。对我的小说创作起到帮助的是叙述和故事,过去我对叙述很重视,太重视了,认为叙述就是一切,这样我就犯了一个错误:把小说其他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丢掉了,我认为这些年我一直写不出来,就是太注重叙述,丢掉了小说创作其他重要的东西。这种叙述是从西方现代派的叙述模仿过来的,追求它那种叙述方式,不太重视故事,当时我认为小说就是怎么叙述的问题,其他并不重要,一直抱着这样的观点。到1999年我重新酝酿小说的时候,我改变了两样东西:一个就是叙述——一种完全变换的叙述方式;另一个就是不在想更多的东西,只是把故事完完整整的写下来,流畅、不打疙瘩、不在当中玩什么文字花样。我现在写的故事都是较早时间的故事,就是这两点的改变,作品才得到认可。作家在小说创作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个坎,这个坎有可能害你一辈子,有可能害你半辈子,可以说这个坎害了我半辈子。看似简单的一两个问题没解决或没解决好,你只能在原地踏步,徘徊不前,没有人会告诉你问题出在哪里。2003年《白豆》发表出来时,我都47岁了,这段时间对任何人来说都显的太漫长了。庆幸的是我迈过了这个坎,我想这是一种觉悟,是在自己不断反省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问题并解决后,才使自己迈过这道坎。从我写小说开始,一直到二三十年后,我的小说才得到一些认可,之前我常常反思,是什么阻碍了我?
  《白豆》在《当代》发表后产生的影响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当时,大家都认为中国的小说不行了,都处在小说到底该怎样去写的选择和迷茫当中,突然有我的这样一部小说冒出来,都觉得很新鲜,叙述故事的方式耳目一新,当时所取得的成功,似乎是事前谋划好的策划好的安排好的,我承认有机遇的成分在里面,当时大家都在摸索,只不过我的这种叙事方式得到读者的喜欢。
  一部作品有思想有情感是基本的要求,都具备了也未必就是小说,要看作品中表达的情感能否激起更多人的共鸣,作品传递的思想是否能让读者感兴趣。一些作者在作品中表达的是自认为很有意义的思想,但在读者面前毫无意义,只有读者被作者的故事所感动,引起读者思考,进行更深层次的思索,这样的故事才能被称之为基本成功的小说。这也就是我们生活中的许多事情决不能成为小说,无论这件事情所显现的道德、思想、道理及问题多么一清二楚,无论这个故事多么曲折,多么让人感兴趣。小说是来自于作者的创造,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一个完整的小说素材。
  我阅读过大量作家的作品,具体阅读了多少我也记不清了。其中让我最喜欢的作家是沈丛文,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作家。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上大学的时候,一接触到他的作品,就喜欢上了。到书店把香港出版的《沈丛文文集》一套十几本都买了回来,他是唯一一位让我多少年后,回过头再读他的作品还是让我喜爱有加的作家。他的作品读过很多遍后再读,还是觉得很有意思的,这种魅力是一般小说很难比拟的。一般的小说故事讲的再好,情节再曲折,都很难有他的小说所营造的艺术效果。
  我同意一种观点:写小说一定要给自己找位老师,只有通过阅读这位老师的作品,才能向他学习。如果你心目中没有一个老师,你就要意识到自己小说创作出现了问题,说明你还没有找到方向。这就像一种缘分一样,如果你特别喜欢某一位作家,那么你们在某些地方就会有共同或相似之处,或在癖好上、或在追求上、或在性格上、或在天赋上,他的成功无形中会给你作一种很好的榜样,少走很多的弯路。
  不要相信一些人所谓的我不喜欢任何一位作家,自己就是最伟大的,不要相信这种自信。他的这种自信是建立在其本身就见得很少,自以为是,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绝对不会是他看了所有大师的作品后,认为自己比他们都强,可以说他与有些大师都没有通过作品去接触过。
  大家会发现当今中国一些成功的小说家,他们在一些阶段一定会崇拜某位作家,这种崇拜对于他们的创作起了决定性的影响。尤其是在自己年轻的时候,这是必走的一步。不拜老师是学不出来的,比如在音乐、绘画、书法上,不拜老师不去临摹,怎么可能成材?虽然在文学上没有这么一个很具体的形式,但在实际中肯定是有的,作为艺术门类中的一种,很大程度上都是相通相似的。
  对于现在立志从事文学创作的年轻人,首先也是必须要做的就是大量阅读,当今社会给了年轻人更多的选,在我的那个时代并没有更多的选择,文化的东西只能是从书本上获取,而且除了读书没有太多的事去做,所以不得不阅读了大量的书籍。现在的社会变的如此丰富多彩,到处都充满着诱惑,一个人在家读书一定是苦的,但既然选择了文学创作,除了读书之外,没有更好的方法帮助你走向成功。
  文学创作并不是像一些生产技能可以传授的,通过掌握技能后可以批量生产。就像一位作家这篇作品创作成功了,未必下一步作品也能成功,也有可能你创作的一部作品会超过一位大师,所以不存在一个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创作生产技术。
  对小说创作选材选什么落笔落到哪一块,我认为落笔落到哪一块并不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写东西是越来越细,以前对写什么,怎么写这个问题,更多关注的是怎么写,后来发现写什么同样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对写什么不要理解成写城市题材、民工题材、军事题材、兵团题材、农村题材、爱情题材、中学生题材等,这些题材都可以写。小说创作是见人性的,关键是写到比如爱情,要去怎么写?写人性肯定没有错,但写人性又要怎么去写?人性是很复杂的,我们写小说重要的是表现人性的复杂性,对于作者写人性中的什么东西,我认为这是对一位作家创作作品成败的关键所在。而且所表现的人性一定是真的、善的,一件美好的事情经过作者创作,呈现给读者时,让读者感动、掉泪,让读者相信这是真的,我认为这才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不能试图通过以丑的、恶的、变态的东西来表现人性的复杂,那么读者是会拒绝它的,80年代一大批作品曾尝试过,后来证明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如果现在还有人再走这条路,就是付出的再多,最终会什么也得不到,白白浪费精力和时间。
  现在小说的写作,在文字运用和表述上更直接,是直接进入到事物的本质中,直接进入核心部分,不绕圈子,不说废话,不抒情,准确的讲述一件事情,直接是现在小说表述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现在小说用口语来表述的形式这么普遍,也是为了能更快的将事情讲述清楚。
  以前传统小说中长篇大段的描写,人们会认为是细致、生动、了不起,现在这种观念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读者在阅读我的小说时,会发现其中的景物描写、人物描写都没有,往往就是用一句话、几个字来表现。当作品去除了这些东西之后,更多的会是告诉读者下一步所发生的事及应该有的动作,使故事更加紧凑,这样就会要求作者有更丰富的想象力,来创作吸引人的小说。
  作为一位作家要有一个创作原则一个创作信念,就是你相信什么,你认为文学作品应该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思想。我认为一部作品无疑是表达复杂的人性,表现人性中的真诚、美好、善良,一部作品的基调一定是这样的,这和主旋律没有关系。和什么有关系哪?这和人类的精神需求有关系,和人们的渴望有关系,人们永远都渴望美好的东西呈现在眼前,我们永远会被美好的东西所感动,并以此来达到一种愉悦。

(董立勃2007年1月3日在新疆作家网“编剧讲习班”上的谈话)转自新疆作家网

https://user.qzone.qq.com/282548717/爱写作,找鹏程。报名联系QQ282548717,微信1365983569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中华写作论坛 ( 津ICP备16000197号

GMT+8, 2018-8-15 05:18 , Processed in 0.15843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