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写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回复: 1

鹏程写作学员秀如在新看点网被专版推荐!

[复制链接]

761

主题

806

帖子

260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07
QQ
发表于 2018-6-4 18: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东签约作家王晓萍文学作品专版
秀如,本名王晓萍,曾用笔名秀如、慧瑾、行天下,1991年毕业于鲁东大学(原烟台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学历。多年从事语文教学,平时喜欢阅读、朗诵、爬山、运动,愿意亲近大自然,对一切美好的事物有比较敏锐的感知,喜欢传统文化,喜欢用笔抒写内心感受,抒写对生活的感悟。喜欢散文小说写作,有散文作品在《昆嵛文艺》《胶东文学》《台湾好报》等刊物上发表。
雪野放歌
王晓萍
一夜北风紧。
清晨,推门一看,老天爷好大手笔,一夜之间装点出一个粉妆玉砌的琉璃世界。
仰望苍穹,似乎所有的天兵天将都被派将了出来,黑压压地遮蔽了整个天空,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碎琼乱玉争先恐后地扑下来,拍打你的脸颊,亲吻你的颈间,扑入你怀中,而你不忍拒绝。
田野早已成了巨型冰雪场,厚厚地铺展着蔓延着。北风烈烈地劲吹,雪花上下翻飞,左闪右跳,忽而急急地前驰,忽而徐徐地侧行,忽而又悠悠地旋转,恍若舞台上英武逼人的大武生在闪转腾挪,繁复的动作令人眼花缭乱,耳边仿佛是铿锵激越的锣鼓,好一场雪舞原野的大戏。
山脚下,沟坎边,在风的威力下现出一道道的雪梁,如巨幅浮雕静卧山间,以待有缘人。平展展的雪毯上偶尔可见一些图形,花瓣式,竹叶型,抽象派,该是小野兽或不知名的鸟雀留下的吧,平添几分野趣。
踩着深可没膝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连攀带爬向山顶进发。只一会额头汗气蒸腾,口里呼呼地喘着粗气,如疾驰了百里的奔马。心里的畅快却如饮甘露,清冽的空气沁人心脾。
站立山巅,抬眼四望,万里雪飘,莽莽苍苍,尽享“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磅礴大气。条条山脊蜿蜒前行,宛如玉龙出海,蛟龙升天,搅得周天寒彻,寰宇动荡。杨树直刺云天的枝杈被雪雾锁着裹挟着,苍劲的松树则承载着上天给予的恩赐,挺立成一道风景。
直面这旋转、升腾、奋飞的朔方雪,你不必缩手缩脚,更不用忸怩作态,尽可解放自己,吼几嗓子,打几个滚,狂奔一把,让歌声助威,让笑声驱散乌云。唱一曲《春潮在望》,其苍凉悲壮之气势足以展现雪与朔风搏斗的激烈;《胡笳十八拍》的沉郁顿挫则是雪下冰河的暗涌……浊气一吐为快,烦闷尽抛,只觉通体舒畅,胜似饮琼浆玉液。
大山是静默的,雪花便是灵动的乐章;大山是苍劲的水墨画,雪花就是点睛之笔,一动一静,一白一黑,如此和谐的画面,令人遐想。
如果说,江南的雪娇俏柔美,滋润美艳,是一曲婉约词,适合二八娇女舞水袖,唱嘤嘤的黄梅调;那么,朔方的雪波澜壮阔,宏大壮美,就是一阙豪放词,只宜山东大汉纵马驰骋黄河两岸,高唱“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
若说品江南雪如饮绍兴花雕,需温了徐徐饮,慢慢咂摸;赏朔方雪必得用大碗,满上北京二锅头,只一口灌下去,即刻辣出你的眼泪,只觉豪气干云,酣畅淋漓,那感觉,怎一个“爽”了得!
我总认为,朔方的雪才可称作真正的雪,淋漓尽致地挥洒着冬天的神韵和风骨。而冬天如果不下雪,不下几场大雪,整个人就感觉精神萎靡,心灵亦干涸,万物也会生机尽失……
冬天,必得有这样一场盛雪,方不负冬天之名。
人生,亦该有这样一次雪野放歌,才不虚此生。
端庄的麦穗  
王晓萍
我的家乡地处北方,以平原居多,那是百姓的粮囤子,是聚宝盆,是每一位农人淌下汗水、付出心血的地方。他们在这方土地夏收一季麦,秋割一茬玉米。
初秋播下的麦种,很快在大地上下稚嫩的诗行。初冬时,雪薄如纱,朦胧中可见暗绿的麦苗,顶着枯黄的草尖。当雪渐渐地下得很像样子,四下里一片白时,就是另一种感觉了。你不由得想到雪下的小麦:她们可还绿?可还好?正如母腹中的胎儿,此时,你看不清她的样子,听不到她的呼吸,甚至察觉不到她的存在。但她正在孕育,蓄积能量,静待来年春雷一声令下,那时便要千帆竞发势不可当。
阳春三月,南方大地进入最妩媚的季节。油菜花一嘟噜一嘟噜地盛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甜香。山坡上的梯田,一层一层地绿起来,直绿到山顶,油汪汪的。
似乎慢半拍,北方原野的大戏才拉开帷幕,开场的锣鼓也正响起。在初春阳光和料峭春风的齐心协力下,雪慢慢退出了舞台,大地袒露出胸膛。你发现,孕育了一冬天的婴儿竟然是个羸弱的黄毛丫头——枯黄的草尖,少水的叶片,匍匐在地的身躯,天生的营养不足。你失望了?但不必担心,只要春风轻拂她的肌肤,阳光亲吻她的脸庞,她就会在你的眼皮底下,在你不知不觉中成长。你很惊奇,她是在哪一天夜里,悄悄褪去了黄黄的胎毛;又是在哪一个清晨,小脸蛋变得红润!你只有惊叹,惊奇——期待着一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你的咚咚跳心哟,可要捂紧了。那春风沉醉的夜晚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呀!
仿佛专为了磨一磨你的耐心,你越是着急地想看到白天鹅飞天的那一刻,越是发现她竟流露出假小子的气息,按捺不住地膨胀,疯长,拔节,蹿高。风来,她翩翩起舞;雨来,她欢呼雀跃。阳光下,她招摇的身姿散发着恣肆的气息;一波一波的绿浪,不断地涌向天边,仿佛要涌出天际;沉静的夜晚,你听到的是她拔节生长的咔咔声。那种生长的劲儿,直逼得你喘不过气来。
哦,女大十八变。看吧,她的发梢已经像鸦羽一样闪亮,看久了,仿佛流淌出墨绿的光泽;她的肌肤已经细腻、光滑得没有一丝疤痕,如新织就的绸缎,你颤抖着不忍去触摸;清风微拂,她柔曼的腰肢,妩媚的曲线,透出无与伦比的精致,也暴露出看似平静的表面下被极力掩饰的内心的震颤。天地间勃勃的气息,浓烈而令人心颤。她迎来了一生最美的时刻,她要做新嫁娘了。那细小的花儿,可是最质朴的头饰,是她羞涩的笑容,抑或是她眼中点点的泪花?你痴情地凝望着,默默送上满腔的祝福。
很快,她擦干了泪花,担起了新的使命——她做了母亲。她拼命汲取水分养料,贪婪地呼吸新鲜的空气,以哺育茁壮敦实的新生命。空气中清新又悠长的香气,在田野上空弥散。
大戏已经进行到最精彩的篇章。广袤的大地上,书就了一幅幅华美的诗篇,那是排律,是长赋,是洋洋洒洒的鸿篇巨制,丝毫不逊色于南方的婉约曲调。看吧,远处蔚蓝的天空下,涌动着金色的麦浪。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吹向你的脸庞。烈日下,她们紧挨着,密密匝匝地。那秆儿粗壮,麦穗儿像松鼠的尾巴,粗粗的,毛刺刺的;那麦粒儿,紧实,饱满,丰腴。热热的南风劲吹,她昂首迎接这上天的洗礼;喳喳的鸟雀来闹,她们不急不恼,只当作绕膝欢闹的孩童。田野因了她们而呈现出其他季节所不具备的风姿,连空气在燥热中也隐含着独特的韵味——成熟而不乏活力朝气,蓬勃又不失温婉端庄。你被吸引被降服,欣喜又焦渴地注视着,你只期望这华美的诗篇沉淀成永恒的瞬间。会的,一定会的,刹那能永恒。刹那即永恒。
此时此刻,你必是最幸福的,因为你曾在冬季热切盼望,曾在春日默默付出,曾在夏日挥汗如雨,终于等到了阳光下这收获的景象,你脸上漾着笑意,眼里却闪着晶莹的泪花……
连续的热风,再加上一两场热雨,她们彻底变了模样。发梢由闪着光泽的金黄而变得黯淡;身姿也不再是挺拔如初春的白杨,变得有些松懈;皮肤也失却了水分,如老树皮般满是褶皱。是时候向这世界交出答卷了,是时候把心血捧出了,是时候重回大地母亲的怀抱了。
她又完成了一次轮回。见过了桃红柳绿,听过了莺歌雀啼,领略了风吹雨淋,忍住了天晒地烤,得到过你的爱,也付出过满腔的情,平凡而不平淡的一生,她无怨无悔。这一刻,她从从容容,平平静静,就像河流入海,舒缓又大气磅礴。
麦子,用一季的时光,演绎了女人的一生。你只记取最端庄的那一瞬。无论她是青涩的黄毛丫头,娇媚的新嫁娘,还是坚韧的母亲,沧桑的老妪,只因了你的相伴相随相惜,她必定会芬芳你的梦乡,永远的。
感谢你落脚在我的窗外
王晓萍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9E.tmp.jpg     时近六月,天气渐热,心情不免有些烦躁,不想有小精灵给我意外惊喜。
中午回家,刚推开门,听到两声清脆的喳喳,感觉很近,好像就在屋子里。这不可能,窗户都安了纱窗,连小虫子都轻易进不来。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不速之客落在哪个窗台上。
      轻手轻脚,挨个屋找寻,卧室外没有,阳台外没有,客厅外面也没有,只有厨房了。小心翼翼地窥探,果然,一只小小的麻雀蹲在纱窗外的窗台上。灰灰的身子那样小,翅膀拢在身后,尖尖的小嘴微黄,圆圆的小脑袋灵活地转来转去,不时地送上一两声喳喳。还好,我没惊动它 ,它也没发现我。
      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它 ,脑海中却出现另一幅画面,一幅古朴灵动的花鸟画:
      这座楼的后面,正冲着我家窗户的位置,原先是有梧桐树的,两棵呢,很高大 自小便喜欢梧桐树,农村里,田间地头院落尽是,见多了自然喜欢。喜欢它平滑翠绿的树皮,喜欢它浓密硕大如掌如花的叶子,喜欢它昂扬伟岸的气势,喜欢它清雅洁净的韵致。一树青玉立,千叶绿云委,让人咀嚼得出清香,而宁知鸾凤意,远托梧桐前,流转出的却是祥和。每年春末,淡紫的桐花缀满枝头,如梦幻的风铃,香气时浓时淡地送进来,于是这个季节每天都有一个香香的开始。
       而桐花只是这幅画面的背景, 桐花飘落时喜鹊便跃上枝头。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这,引来的虽不是凤凰,只是喜鹊,在我,已是额外的惊喜和收获。你看吧,宽大的梧桐叶底,长长翘起的灰蓝尾羽,洁白的腹部,或灵巧或丰腴的身子,时隐时现。一只,两只,三只,五只,多时足有几十只吧。它们跳上跃下,左穿右梭,呼朋引伴;拖儿挈女者有,窃窃私语者有,浓情蜜意谈心者有,追逐嬉闹者亦有;也有单爱拣高枝的,那挺立树之巅昂头挺胸,有股轩昂之气的,该是一位绅士吧。而那叫声,有高亢有娇嫩,有合唱有领唱,俨然一个小型合唱团。这样的天籁之声,是给心灵的绝好按摩。
      若是周末,我会在餐桌前,慢慢地用餐,尽量延长时间,让身心在有声有色的画面中得到满足。在钢筋水泥的楼群里,享受着大自然给予的额外恩赐。
      后来,梧桐树被砍了,喜鹊飞走了,合唱团解散了,我的早餐便色香味皆淡!
     “喳喳的叫声,唤回我的思绪。小麻雀还在,真好。细看,翅膀下露出一丝嫩黄,身形也娇小,我断定这应该是一只幼雀,还不知道怕人躲人呢。
      为了不惊扰到它,我蹲下身子轻轻悄悄地挪移开。东坡居士诗句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透露出大诗人对万物细致入微的怜爱,对世间平凡之美的心灵品味;佛家讲,盆盏之类的有汤水时记得加上盖子,便无水时也最好扣起来,免得虫蛾蚊蝇掉进去溺死,体现的是慈悲之心,是对生命的敬畏之心。
      我不惊扰小雀,多半是出自私心,为了多听几声喳喳,为了它们能常来光顾,为了自己能多享一刻的宁静,心灵多一丝柔软
     小雀,你的家在何方的哪棵树上,离这里远不远,那里好不好,你能经常来我窗外歇歇脚吗?
小雀,感谢你,落脚在我的窗外,给炎夏带来一丝清新之气。
来一次袖珍游吧
王晓萍
林苑重新开园了。
重修前园内满是密密层层的参天大树,宛若一道树围墙,“林苑”可谓名副其实,不知此番会以何面目示人。
未到林苑,远远地便不见了外面的树围墙,园内则堆起了连绵的土丘,高低起伏、俯仰生姿的韵味顿出。
进入林苑,新挖的人工湖,蜿蜒着穿园而过,似玉带缠绕着土丘,为那些土丘平添些许柔媚。岸边,垂柳蘸着春水摇,桃花映着春水艳,抒写一种清新而细小的幸福。
信步走上天桥,四下里观瞧,那花朵密密匝匝、开得热烈奔放的是榆叶梅;含羞待开的紫樱花就像一个个铃铛在清风中摇曳,奏出一曲春之声圆舞曲;连翘已近尾声,恣肆的黄花与娇嫩的绿叶交错辉映,一片炫目;更多的是一丛丛、一片片的不知名的小花,深深浅浅的,如紫色轻云降落林间。空气中暗香涌动,那是内秀素雅而又略带淡淡忧伤的丁香送来的,深深吸一口,令人心旌摇荡又迷醉其中。
花下三三两两的人,并肩漫步的大爷大妈,每一道皱纹里都写着喜悦;一片花瓣飘落,婴儿车的宝宝,伸出粉嫩的小拳头挥舞着,把自己和年轻的妈妈逗弄得直“咯咯”;对着一朵花反复拍照的美女,人面鲜花相映红,相看两不厌;花间自然也不乏嗡嗡嘤嘤的蜂蝶,它们也来闹春。
且行且赏且思,林苑一天中在两个时间点该最美吧:晨曦初露时,宿雾未散,空气沁凉如水,在林间甬路上跑跑步、闻闻花香、听听鸟语,欣喜地看着身边舞剑的、打太极的、打羽毛球的,该是多么惬意;最妙的是要有两个青春少女相偎读书,或是一少男一少女在进行英语对话练习,也不错。一日之计在于晨,那情那景怎不让人心生对生活的感激。
至若夏夜,夜幕四合,林外华灯初上,忙碌了一天的人,如归巢的鸟各自回家;林内静谧如许,除了偶尔的虫鸣;一两颗萤火虫从眼前掠过,你不禁抬头仰望 ,夜空深邃,月朗星稀,那一刻,你只想把身心交付给大自然,与星空对话,与虫鸣应和……
在春风沉醉的日落时分,不必远途跋涉、舟车劳顿、跨山跨海跨国,不必太多时日,或骑车或步行,来一次观花赏水看草的袖珍旅游,不
负春光不负己,岂不快哉!


https://user.qzone.qq.com/282548717/爱写作,找鹏程。报名联系QQ282548717,微信1365983569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1

主题

806

帖子

260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07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8: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后南山抒怀

                        王晓萍



南山年卡再次续费,只为不负2018年的第一场雪。

       一冬天,温温吞吞,不阴不阳,哪有个冬天的样儿。弄的人

不阴不晴,没个生气。终于天降恩赐,送来安康,定要赴约。

雪落风停艳阳照,

抬脚就走南山行。

也无朋来也无伴,

天地独往任逍遥。

      四下寂寥无人,景区门前的雪尚在,唯有工作人员的几行脚印。如此甚好,正合我意。山是我的,雪是我的,我也是景的了。

       进了景区,不疾不徐,从从容容,慢慢行来。耳边只有脚下的“咯吱咯吱”声,偶尔一两声鸟儿的啁啾,只不见身影藏在哪棵树间。

      各个景点山门紧闭,朱红大门,黄绿琉璃瓦,飞檐翘角,屋脊走兽,大佛前的台阶,老子阁的纹饰,青石柱的牌楼,文峰塔的塔尖,因了这雪,别有一番风味。静穆,纯净,端庄,落落大方又灵动娇俏。连那偶尔飘来的香火味,也少了几分往日的烟尘气,而多了一丝轻灵。

      响水庵前的广场,一片平展展,连鸟雀的爪子印也无一个,不免有点单调。倒是广场边上的法桐,枝头的叶子,金黄近乎透明,通体青白的树干,高洁雅正。

      山路两旁,雪松,塔松,黑松,一律换个模样,往日黑婆娘的风姿添了份妩媚和娇俏。每个枝杈都顶着朵花,一朵,两朵,三朵,满树皆是。这花是为它们自己开的,却也有我的份。忍不住走近其中一朵,轻轻一吹,俯下脸舔一口,舌尖鼻尖满是,沁凉入口入心。是雪的味道,也有阳光的味道,风的味道,还有老天爷可爱的味道。此刻,我可不在乎什么形象。谁说五十岁的女人,就不能有颗少女心?     

进景区前,手机电就不多了,恐怕照不了多少照片。犹豫着,纠结中,想:小时候,没有照相机,更没有手机,眼睛就是最好的照相机,如今能回想起来的童年美景,不依然是历历在目嘛!那今天就再回到小时候,不用手机记录,只专心用眼看,然后刻到心里。

      没有了手机的依赖,因为不用想着怎么搔首弄姿故作姿态摆poss,一心一意,一路走一路看;山路上,无一人,只有雪,树,草,阳光,清风,比往日游人攒动,观光车呼啸,多了些原始本真的味道。

      阳光从树叉间射下,林间便有了斑斑驳驳的抽象画。偶尔,山谷里扬起一阵雪雾,几个旋之后,不知落于何处。细看之下,山的褶皱处因了雪的缘故吧,竟闪着点点幽蓝。

      夏日里清波粼粼的小水塘,此刻如玉牛静卧山间。近岸处的芦苇,垂柳,一律没了在水中照个影儿的绰约劲儿,却在雪中站出了飒爽的英姿。

      站在大佛台阶下,抬头仰望,铜佛端坐俯首,层层台阶罩着皑皑白雪直上云端,似要直通佛国圣境。回望山下,青石牌楼矗立,红灯笼高悬摇荡;对面道院,门楼层叠,青瓦与雪交错勾勒出淡雅水墨;后面山坡上,青松身披银甲,头戴素盔,密密匝匝。一切,令你不忍错眼。

      中午时分,偶尔见山路上,云雾轻飘,似梦如幻,那是融化的雪水,被阳光一照,蒸腾出的水雾。若是脚步杂踏,怎能见如此海市蜃楼般景象?此时只想时间静止,变作山间一草一木!         

从上午十点多进景区,走到下午两点多,走得我神清气爽,心旷神怡,眼睛贼亮!

      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难忘那把奶奶牌蒲扇

                     王晓萍



记忆中的童年,没有现在这样热,也许老天更体恤那时生活贫苦的人吧;也许那时的人不像现在这样的娇气吧;但我想更主要的是每个人的记忆中都有一把蒲扇吧,一把叫做奶奶牌的蒲扇。

奶奶是个小脚老太太,但思想不封建,不保守,从没有因为我们姐妹是女孩子而不待见,而是给了我们和哥哥们同样的爱。

那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游戏节目,没有音乐喷泉,没有广场舞,没有众多明星在电视上各种秀。但有奶奶的故事,足以让童年的夏夜有了丰富的色彩。

奶奶院子里有一块大磨盘,磨面厂有了机器后,它就退休了。那是我们玩耍的舞台,也是夏夜乘凉的好去处。

吃罢晚饭,收拾妥当,奶奶就会拿着蒲草垫子,摇着蒲扇坐到大磨盘上。我们也都围拢过来,央求奶奶讲故事。奶奶胖胖的肚子里全是故事话:牛郎织女天仙配,那是不消说;猪八戒打小鬼儿啦也是常有的;杨三姐告状,就让我们听得惊心动魄了。我们或坐或躺,奶奶的蒲扇四下摇着,给这个扇扇,又给那个拍拍,却很少给自己扇。夏夜的闷热,在奶奶的蒲扇中一点一点地变凉。墨黑的夜幕中,满天的星斗又大又亮。耳边不时的有蝉鸣虫叫,它们仿佛是来给奶奶做伴奏的。很多时候我们在奶奶的故事中,在蝉鸣蛙噪中,昏昏睡去,醒来时人已在炕上,天已大亮。

有时候,奶奶的蒲扇会摇到村外。那是村里放电影的时刻。父母总是忙,夜晚照例也有活计。所以,就只有奶奶领着我们,扛着凉席,夹着被单,抱着蒲扇,前呼后拥来到放电影的场地上。铺开凉席,奶奶一坐下,凉席俨然又成了一片乐土。我小时候不敢看电影,尤其是不敢看反特片战斗片。电影一开演,我就在奶奶怀里躺下。听到枪响就堵起耳朵,遇到不惊险的情节,奶奶会喊我起来看。奶奶劳累了一天,哪有精力看电影,不过是为了陪孩子们。看着看着奶奶的呼噜声就起来了,手里的蒲扇,却没停下,东一下,西一下,紧一下,慢一下;嘴里不时地嘟囔着:“别乱跑,老老实实啊!”那样的场景如一幅黑白照片,永远镌刻在我记忆的底片上。

时至今日,我依然对蒲扇情有独钟,既是对自然生活方式的追求,也是对奶奶的怀念。记忆中那把叫做奶奶牌的蒲扇,会会不时地带着徐徐清风闯入我的梦!



绣进鞋垫里的母爱

王晓萍



周末回家,娘一如既往地张罗着午饭,我放心了:娘一切如常,身体安好。

忙碌告一段落,娘喜滋滋地把我们叫到身边,拿出几双鞋垫。是那种塑料网格的,上面用彩线绣了图案,花红柳绿的一堆。我惊奇地翻看,图案有宝葫芦的、喜鹊登梅的、红绿苹果的、熊猫吃竹子的。娘开始分配:苹果的给我,这是把平安送给了我;喜鹊登梅的给小外甥女,让她变成金凤凰飞上枝头;熊猫的给了我儿子——虽然儿子一再强调他不喜欢,但我劝他收下,那是姥姥的祝福。最后我发现分给了这个,分给了那个,娘竟没给自己留一双。我赶紧阻住娘:“这双葫芦福字的你自己留着吧,福禄寿喜,多好的寓意,光知道记挂着别人。”

    我仔细摩挲着娘绣的鞋垫,针针饱满紧实,图案清晰,针脚匀称。我眼前不禁再现往事:

我读小学一二年级时,家里盖新房。娘从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早晨草草吃几口饭,就到房基地干活:收拾建筑垃圾,准备一天要用的水、沙子、石灰,给瓦工小工备好水;临近中午急匆匆地回家给工匠做饭。瓦工小工吃饭时,娘就利用这个空隙抓紧做绣活。那是在生产队揽的加工活,给针织衫的领子锁边、钉扣子,完成一个挣一毛钱。我清楚地记着那针织衫多是暗色的,灰的黑的暗蓝的,很费眼力;又多是针织的,娘那粗糙的手,时常把线刮毛了,但娘总是小心翼翼地理顺,小心翼翼地缝着。娘坐在门槛上小心地做绣活,那情景就像一幅老旧图画,一直印在我脑中。

那些年,娘就这样一针一线绣来了家用的油盐酱醋,绣来了我们的学费,绣出家里越来越红火的日子。

如今,娘已是古稀之人,我们早已不让她再干农活。但劳碌惯了的娘是闲不住的,家里的什么活都是自己干,很少支使我们;每每知道我们要回家,就早早地准备饭菜;自己的衣服也基本不用我们洗,我们总是得硬抢才能抢过来。这次绣鞋垫也是看别人绣着挣钱,实在闲不住,绣几双分给孩子们。我想,娘是要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们她不老,她还有用。

母亲凭着双手养育了我们,教会我们生活的智慧,培养了我们自立自强的品质。如今,娘依然用她操劳了一生的双手打理着自己晚年的生活,让我们安心工作,同时把不变的母爱和浓浓的情源源不断地送给我们。

看着手中的鞋垫,我觉得它不是一双鞋垫,而是一件艺术品。我想我会舍不得垫在鞋里;转念又一想,若是不用该辜负了娘的一片祝福;后来决定用,一定好好用,踏踏实实地垫在脚下,那样路会走得更顺,更稳,更平安——因为一路有七十岁老母亲的爱伴着我。

娘,您也一定要保重,当我们自己也满头白发时,还可以一进家门就喊“娘”。六月酱香浓

王晓萍



六月,新麦颗粒入仓,除了尝新、祭祖之外,男人们抓紧时间侍弄地里的玉米苗儿、豆苗,主妇们则有一项新的任务——做面酱。

选用当年的麦子,捡净沙粒,淘洗干净;再选颗粒饱满圆润的黄豆。麦子为主,黄豆适量。添加黄豆的目的增加面酱的甜乡味,增加油性,提高蛋白质含量。黄豆少了味道不足,多了又舍不得。适量就看出主妇的手艺了。

煮之前要把原料在冷水中泡好发胀。爸爸则在上工前早早挑来甘甜的井水,一切都准备就绪,下面就是生火。锅里的水刚好比麦子高出一个手背的高度就可以。麦子煮得不烂或者煮开了花,缺少韧劲,做出来的面酱口感也不够好。开锅后,改为慢火,妈妈用大铲子不断地翻,空气中已经弥漫着那种淡淡的香味。每当这样的时候,闻着那个香味儿,我和姐妹就迫不及待地站在锅边等着。锅里的水渐渐熬干了,妈妈会用铲子铲出一小撮,放到锅台上。“尝尝烂不烂”,我们最期盼的就是这句“懿旨”。豆子被煮得鼓鼓的胖胖的,看起来很可爱的,我小心地拈起一粒放到嘴边,轻轻吹一吹,用牙咬着,嘴唇不敢碰它。“别烫了巧嘴”,妈妈提醒着,我们一边咧着嘴笑,一边吸溜吸溜地嚼。黄豆入口绵软,清香中带着一丝丝的甜味儿。而麦粒儿更有点嚼劲,却比黄豆更好吃,其香淡而持久。

煮好的麦子和黄豆盛出来,摊在事先洗净晾干的木质门板上,大约有一寸的厚度,妈妈用那耙子一样的手,划出一道一道的沟,以尽快散去热气。爸爸下工时从田野里割来一大捆臭蒿或者荆子。碧绿的臭蒿,闻起来有一点点臭味儿;开细小淡紫色花的荆子则有一种淡淡的药香。把臭蒿或荆子平铺在麦子和豆子上,均匀地摊开盖好,尽量不留一点点的空隙。他们特殊的气味儿,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蚊虫蝇不敢靠近。

把这些东西放在阴凉通风又避光的地方,大约两三天之后,妈妈会小心地掀开一角查看,上面长出一层你几乎看不出来的白毛,妈妈知道已经开始发酵了。过三四天再去看,那些白毛毛已经变成青灰色了。经过一周左右的时间,发酵完成了,它们完成了一次蜕变,这种变化,会给你带来惊喜。

妈妈把发酵好的麦子豆子收到干净的大盆里,用手搓成一粒儿一粒儿的,蒙上干净的白棉布,继续发酵。两天后,磨成粉状。之后,妈妈会选一个晴朗干燥的日子,加水加盐,调成稀厚适度的酱面,在屋子里静置两天,让水盐酱面充分地融合接触。下面就该阳光这个魔术师来施展魔法了。酱面盆放在阳光下,上面依然用白色的棉布遮盖着。经过几天透透的阳光日晒,很快你会闻到面酱那种甜香与咸香混合的独特的气息。面酱表层已经变成淡淡的咖啡色,也有一点点的油亮,像傍晚洒满了阳光的河面。用筷子搅拌,让上下变得均匀,都能充分地接受阳光的照晒。晾晒的日子可长可短,时间短,味道淡,但是吃的就是那股淡淡的甜香;日子长,发酵更充分,酱香味儿浓郁。这时候妈妈就可以施展身手做炸酱面、酱闷土豆儿、酱闷芸豆,大葱蘸酱几乎顿顿有。我有时候甚至用馒头或者玉米饼子直接蘸着面酱吃。同为面粉做的东西,你却吃出了不同的味道,这就是妈妈们的智慧给家人带来的乐趣和享受。

     这个季节,农村几乎家家做面酱,主妇们的手艺和做法大同小异,风味各有不同。村子上空就会弥散着浓浓的酱香,那种香味儿会一直持续整个夏天,持续一年,给物质贫乏的生活增添一抹浓香。



请珍惜晚餐朋友

王晓萍

一日三餐,谁也离不开,除了五花八门的原因:年轻姑娘为了减肥,不吃晚餐,只以几片黄瓜半杯牛奶的猫食代替;三五同窗为了叙旧,可以中餐连着晚餐,还要饶上宵夜,如此这般,第二日的早餐必是废掉了;匆忙上班的、上学的、着急赶车的,行色匆匆地走在路上,随便对付点快餐,可不算真正意义的早餐;还有那为了攻这个关、拿那个碉堡,满桌酒菜,但一张嘴巴,兼顾了喝酒、说话——或插科打诨,或曲意逢迎,或半真半假,或假戏真做……反倒把“吃饭”的本行省略掉了,那饭吃得真真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如面大敌,客客气气,战战兢兢,明知不是为了吃饭,又不得不吃,怎一个“累”字了得啊!

其实,饭,不在奢华,充饥即可,尤其是晚餐。

不必豪华酒店,不必高朋满座,不必推杯换盏,不必敬来敬往。真正意义的晚餐该简单又营养:几碟小菜,一碗米粥,半块红薯,两片馒头,一块腐乳,半个洋葱……这样的晚餐才算回归晚餐的本真,你会在慢慢咀嚼中,品出小麦的甜香、玉米的清香、咸菜的野香,咀嚼出生活的滋味。同理,朋友,不必众多,可心就好。

真正的朋友当如晚餐。在你最累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能陪着你,不多语,不张扬,不吵闹,不咋呼;只倾听,只陪伴,这才是可心的真正朋友。或许,你当时并未意识到什么,只在事后细细回顾才品出了其难得,其可贵,你拥有了一个晚餐朋友。

晚餐朋友,平日大多不起眼,不显山,不露水,你不容易注意到他,甚至恍惚中自问:他算是我的朋友吗?你不应怀疑。若干年后,你依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他给予你的最温暖最贴心的安慰、陪伴、鼓励,他用行动告诉你 “我和你在一起”。尽管,他可能不够富有,不够漂亮帅气,不善言谈,不懂风趣,但丝毫不影响你们的情意。

古人讲:“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好的朋友,不仅如晚餐,亦如布衣,如菜根,如好书。而这些皆不是你一下子就会发现其好的,会在一瞬间便爱上它的,必得你慢慢咂摸,细细品味。需得你心儿沉下来,远离喧嚣与热闹,方可聆听到心灵的轻吟低唱;需得有一双慧眼能透过灯红酒绿,方才看到生活的底色;需得味蕾没被山珍海味滋养得肥腻而失却了敏锐,方能能捕捉到五谷的醇香和菜蔬的清淡。

能获得晚餐式的朋友是你的福气,你当珍惜,自然你也必得是同样的性情中人,不如此是断不能有此幸运的。

如果你可以对某人说:我是你的晚餐朋友,那是你掷地有声的诺言;如果某人对你说:你是我的晚餐朋友,那是他对你惺惺相惜。

请且记且珍惜!



请善待一只杯子

                                   王晓萍

工作之余,淡茶一杯,清香入口润心,便是一天好时节。

手里的这款莲花杯施青白釉,口沿略外撇、收肩、腹微鼓,杯身环绕莲花瓣。花瓣共三层,层层相叠,每层九瓣,瓣上刻细细的脉络。花瓣边沿呈现浮雕般立体感,轻触便可感知其凹凸有致,凹处釉色愈发青润,恰如刚浴水而出之婴孩,新鲜可爱洁净之极。杯型大小适中,握在手中刚刚好,只手也可轻捻转动,很适宜拿捏、闻香、观形、把玩。杯体上薄下厚,保温效果也是极好的,利于茶香弥散;拿在手里又不是很烫,却有缓缓的暖意足以熨帖玉手乃至汝之心。

虽然没有亲眼见郭老师做这款杯子时的情形,也不知道他最初是怎样产生的构想,更无从获悉其制作时的心境;但我可以相信:他定是很用心的,他说过“器形可以朴拙,也要用心地精致地做”。是啊,唯有“用心”,才对得起自己付出的劳动,才对得起手里做出的东西。

    自己初刻花纹时,心不静:担心刻不好,担心太慢,要费很多时间,又担心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整个心像夏日暴涨的河面,漂浮了一堆零七八碎的东西。

第二次调整了心态:想到这个莲花杯是要日常陪伴自己左右的,该用点心思;加之亦樂堂陶艺馆里很安静,这样的氛围真是非常适合做手工。尖尖的竹刀在手,一刀一刀地刻下去,细细的泥屑缓缓落下,自己的呼吸似乎也慢了两拍。片片花瓣渐渐显现,心湖里就有若有若无的风掠过。别人是看不出的,唯有我自己知道那一刻的美妙。

当我在杯底刻下自己的名字,刻下如花篆书的那一刻,这款莲花杯就成了我的化身,它活了,有了生命,有了灵魂,有了情感,它不再是一团泥巴了。它会在你的心里扎下根,时间久了,会留下你用过的痕迹,记录你经历的心境,自然也会沾上你的气质。今天我们看古人的东西总能读出一些久远的故事,就是这个道理吧。

老人常说:不惜物就是不惜福,以后是要遭罪的。尊重每一个物件儿,就是尊重每一个物品上面包含的劳动、心血、情感,甚至是尊重为它付出的每一分钱。唯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这件物品,对得起做这件东西的人。

物件儿就是拿来用的,好好待他,妥妥地用它,让它发挥出作用,这才是待物的正确之道。有些女子看见喜欢的东西就买买买,买回来不一定就穿就用,有的甚至说:我把它买回来挂在衣柜里,看着心里也舒服。其实你已经辜负了那件衣服了!而当你再去穿它,可能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心情,你俩已经两不相配了,岂不可惜!

如果能以惜福之心惜物,用这款莲花杯来喝茶,无论红茶,绿茶,哪怕只是一杯白水,我想也能喝出甘甜,令身心舒畅吧。

善待一只杯子,就是善待自己,就是善待每一天。





https://user.qzone.qq.com/282548717/爱写作,找鹏程。报名联系QQ282548717,微信1365983569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中华写作论坛 ( 津ICP备16000197号

GMT+8, 2018-8-15 05:18 , Processed in 0.17228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