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写作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回复: 0

中央巡视组对作协的反馈意见

[复制链接]

777

主题

822

帖子

266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61
QQ
发表于 2018-6-6 14: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色交易的中国作协为何令人伤悲》文/洪巧俊





  据报道,中央第六巡视组对中国作家协会党组进行了巡视。中央巡视组向中国作协党组反馈了巡视意见。反馈意见要点如下:1.文学评奖中有权色交易、钱色交易。2.作协存在假档案现象;选人用人有问题。3.作协领导热衷于“周末经济”等8条。
  这8条中,第一条就是文学评奖中有权色交易、钱色交易。
  文学评奖有腐败并不是新鲜事,早有耳闻。湖北一位省作协领导就某作者评奖进行了痛批,说搞权钱交易,闹得沸沸扬扬。
  巧哥以前总天真的认为,文学是一方净土,作家不应该搞不正之风,不是说文人要有风骨吗?即使有腐败现象,也应比其他领域要好。
  近日炒得最热火的是崔文元怼冯小刚、刘震云、范冰冰,崔永元就说前两位是渣子,后一位最烂。冯小刚、范冰冰是娱乐圈的,我就不说。刘震云是作家,崔永元骂刘震云不要脸,是流氓,他却不敢怼还,不敢起诉崔永元侮辱他,是对他人身攻击,至少说明他没有这个底气。
  刘震云亲自找到崔永元道歉,而且一连找了3次,其中有一次当着崔永元的面,承认自己当初写《手机1》,就是为了钱:“是的,无耻,为了挣一点快钱。”
  挣钱、爱钱,这没有什么错,谁不爱钱,谁会跟钱有仇?但要挣得光明正大,爱的合理合法。但如果爱得无耻,挣得违法,那就像崔永元那样吐一个字:呸!
  刘震云是我曾经喜欢的一个作家,我喜欢他的《塔铺》《新兵连》《一地鸡毛》、《官人》等,在这些作品中,他的平民立场,将目光集中于历史、权力和民生问题,不失于简洁直接的白描手法,这种“新写实主义”是我最喜欢的,当然我还喜欢刘恒、方方等人的作品。
  刘震云变成今天的刘震云,能怪刘震云吗?
  巧哥要问的是,刘震云如果没钱能不能评上茅盾文学奖?评不上奖能有名气、成中国作家中的大V吗?
  不知是作家改变了环境,还是环境改变了作家?
  作家评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要花多少钱?
  以前只是传说,但中央巡视组反馈的“文学评奖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已经被证实。那么谁是腐败分子?那个女作家为了自己的作品评上奖而献身?这些通过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的作品获了奖,查处了没有,奖撤销了没有?
  作家评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需要多少钱?目前还没看到相关的资料,但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报道说需要花千万元。
  工艺圈的腐败是相当惊人的,河南一位工艺圈的朋友对我说,说有人花钱评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后,4年投资几个亿建个工作室,奢侈至极。他说,评上这称号是让获得者创作出更好的作品,不是成为牟利的工具。一个“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需要花千万元才能获得,不成为牟利的工具,他能挣回投资成本吗?
  文学评奖中有权色交易、钱色交易,这说明作品获奖需要“投资”,铜臭味如此强的评奖,还能评出真正的优秀作品来?
  中国作协历来倍受质疑,韩寒说,作协一直是可笑的存在。中国作协成功地将一批批野狗驯化成家狗不算,还成了走狗。本来男作家都应该是闲云野鹤,结果全成了闲人野鸭。事实上,参加和不参加作协对我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平心而论,现在的作家协会也不会限制一个作者的写作,但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一直没有特别好的文学作品出现?我一直认为作协是罪魁祸首。
  女作家阎延文曾炮轰“作协体制”:今天的中国人民,养活了多少中国作协式的“零绩效”公务员?
  而“童话大王”郑渊洁在谈到高校的行政级别取消时,他却说作协和文联的行政级别看来也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了”。“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给作家评职称的国家。中国有一级作家、二级作家。给作家评级,只有读者有此权力。倘若清朝给作家评职称,曹雪芹会被评为一级作家吗?估计不会,名额肯定得先给太监。”
  当郭敬明正式成为中国作协会员时。作家陆天明如此说:“中国作协不是一个俱乐部,如果不管此人道德怎样,只要能发表作品就吸收,那中国作协就连俱乐部都不如了。中国作协不能是小偷的天下……”
  中国作协不能是小偷的天下,更不能成为权色交易、钱色交易的天下。
  当巧哥看到“文学评奖中有权色交易、钱色交易”这个中央巡视组向中国作协党组的反馈,真的很伤悲。
  要知道,巧哥从小就有一个作家梦。当初巧哥高考名落孙山,在那回乡种田的艰苦岁月,是作家梦支撑着我。
  记得“双抢”时,文友们还来帮我家插秧、割稻子,休息时我们却在争论着路遥写的《人生》。那时发表作品,评奖、加入作协也不用找关系,在那个时候,我穷得连创作的稿子也买不起,都是文友和同学送的。
  记得我和村里的几个小伙子听说南京桔子好卖,我们就收了一车赶去南京,车开到芜湖时,下着倾盆大雨,差点开进了河塘,后来请来当地人用绳子拉上公路。到南京仍下着雨,桔子显然不好卖,由于桔子里有水,如果不尽快卖就会烂掉。在这里我们举目无亲,巧哥想到了《青春》文学杂志的郭老师,他帮我发过作品。于是我打电话给他,他叫我把车开到编辑部去。车到《青春》杂志社,从曹总编到工作人员,整个编辑部都在给我们卖桔子,很快桔子被他们找亲友卖完了,不但没少,还多了几十斤。如果不是《青春》编辑部的老师们帮忙,那次我们不说赚钱,肯定是亏大了。
  感谢那个时代,让作家的梦支撑着我活了下来,经过“八年抗战”,又让我这个穷得叮当响,且没有任何背景(亲戚中连个当村干部的都没有)的青年农民,只因发表了文学作品,而被破格到县委工作。
  那个时代文学是一块净土,文人是那么单纯而美好。而今天却是如此糟糕而龌龊,怎么不让我这个曾经靠作家梦走出乡村的人而伤悲?
  伤悲,是如今去哪里寻找那一片净土?!

https://user.qzone.qq.com/282548717/爱写作,找鹏程。报名联系QQ282548717,微信1365983569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中华写作论坛 ( 津ICP备16000197号

GMT+8, 2018-8-18 09:14 , Processed in 0.172946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